🌟文末有福利🌟

 

玛德琳,对于法国而言
不止是一款小蛋糕
而是成为一种文化符号



追忆似水年华的作者马塞尔·普鲁斯特在小说中对玛德琳进行了详细的描写:

母亲找人拿来一块点心,是那种又矮又胖名叫“小玛德琳”的点心,看来像是用扇贝壳那样的点心模子做的。
那天天色阴沉,而且第二天也不见得会晴朗,我的心情很压抑,无意中舀了一勺茶送到嘴边。起先我已掰了一块“小玛德琳”放进茶水准备泡软后食用。带着点心渣的那一勺茶碰到我的上腭,顿时使我混身一震,我注意到我身上发生了非同小可的变化。一种舒坦的快感传遍全身,我感到超尘脱俗,却不知出自何因。
我只觉得人生一世,荣辱得失都清淡如水,背时遭劫亦无甚大碍,所谓人生短促,不过是一时幻觉;那情形好比恋爱发生的作用,它以一种可贵的精神充实了我。也许,这感觉并非来自外界,它本来就是我自己。我不再感到平庸、猥琐、凡俗。


和小时候语文课上读到的那些食物一样,《我的叔叔于勒》中的牡蛎,《槐香五月》中的槐花饭,《孔乙己》中的茴香豆。都令人从文字中对于这个食物有无限的幻想。
 
自此,普鲁斯特的玛德琳成为了一种隐喻,
象征着我们努力想要寻回的回忆,
以及仅存在于回忆中的那些人和事。
玛德琳也成为了法国文化的一种象征
 

甚至巴黎有一个车站名字就叫玛德琳
由此可见玛德琳在法国人心中的地位

初读到这本书时,对于那个
“带着点心渣的那一勺茶碰到我的上腭,顿时使我混身一震,我注意到我身上发生了非同小可的变化。一种舒坦的快感传遍全身,我感到超尘脱俗,却不知出自何因。”
的描述,引发了无限的幻想,怎样一块蛋糕才会有如此大的魅力,使人能发生超凡脱俗的心理变化。

小时候觉得玛德琳是一种遥远的蛋糕,远在欧洲,远在那本小说的年代里。
那块蛋糕,也成为了我心中的“似水年华”
再后来,就把这件事情遗忘了。
直至遇到了幸邸的玛德琳

*
 
金黄有色泽的玛德琳,一下子让我进入对于似水年华的追忆之中。

"正宗玛德琳(madeleine)

其味道比海绵蛋糕要更浓郁。

传统上是加入细磨的坚果,通常是杏仁,

或加入柠檬皮丝,使其具有柠檬味道。"

 
幸邸用本土有机原生态小麦,来保证了它弹力十足的口感。用最新鲜的濑户内海柠檬,而且只限5-7月摘取,香气最清,酸度也最合适。这些柠檬经过热处理,释放甜味后再冷榨出汁冰冻保存,手工削下饱满的青柠黄色表皮,再混合到面团中,让味道更轻盈,淡雅。除了杏仁粉、1000美金一吨的北海道小麦粉,还有5-7月采摘的濑户内海柠檬外,幸邸还在乳品胜地北海道承包了一个专供牧场,仅为了让你咬一口最上乘的乳品的味道。



这似乎是实现对玛德琳的幻想的最佳选择了,
第一口玛德琳,
必须选择具有考究制作的玛德琳,
让我完成对于书中描述的追忆。

如果存在一把通往过去的钥匙
我想一定是刚出炉的玛德琳。